• 2008-10-17

    翻秋之“拜师记” - [翻秋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iuyuemama-logs/30327021.html

    好惭愧啊,自打拜了师,很少练字的。最近手痒,写了一些,进步太小。看来,在写字这件事上,偷懒是不行滴。所以翻出这则去年的拜师记,提醒自己别懒。

     

     2007-3-12 23:43:02

          昨天上午,赶在吃午饭之前,到孙晓云老师面前,抖出两张毛边纸,这就算正式下拜了,可惜没有带腊肉。老师倒还记得我年轻时候,“圆圆脸,皮肤白白的”。
    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参加书画家笔会是常有的事--刘海粟重回南艺当名誉院长,林散之老家江浦开纪念馆,四明山庄省国画院新址开张…种种艺术活动都是要书画家润笔助兴的,我那时少不更事,一心只想扒分,一篇影视专访可是比笔会消息工分高得多,所以采访笔会,经常半途就溜。其实,笔会开到后半节,书画家兴之所至,往往会为与会的非专业人士画写一二,刘海粟林散之萧娴亚明宋文治等人字画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。有时不好意思溜会,也得到一些名家真品,记得有喻继高等10数位的画作册页一本,竟然被用来换了煤气包一只(见识真短啊)。
         孙晓云老师那时年轻,笔会上也是熟客,一晃多年过去,昨天一见,她照例爽朗大笑:老喽老喽!其实书法老辣,人倒真的并不见老。她在地上摊开了我那皱巴巴的两张毛边纸,边圈点边说,本以为是个毫无书法慧根的人到了中年忽然就想练字了呢,字算是有基础的,尤其是气息不错,看得出对写字也是有兴趣的,女的写成这样不错啦(她也是女的,那写得不好到天上去啦)。但是真的好好操练,就要:1、2、3、4、5、6…
        小时在外婆老爸逼迫下练了大半年,老爸写字工整,老外婆更是一手漂亮的欧体,外婆说我的字是花架子,天天“打击”得我自信全无,遂罢练。这一丢笔就是30多年,要是早几十年把童子功练得棒棒的,我也大可以像书法家一样,每天往硕大的工作室一坐,一壶茶,一张纸,随便抹两笔都是墨宝哦。
        往生不可追,后悔药不可吃,拜师次日,即今天中午,与老传拉拉畅想老年生活,一个国画,一个写字,拉拉呢,就让她练最费事的油画吧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把你的字贴出来给偶评点一二.
  • 你的字是女中豪杰噢
    回复青蛇说:
    在方家眼里,只是个粗架子,经不起推敲,糊糊人还行啊.
    2008-10-21 18:39:16
  • 我喊你帮我写的恭喜发财耶????
    回复大白兔说:
    我会写的,不过,一写到发财,就写不出气势啦.
    2008-10-21 18:39: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