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好惭愧啊,自打拜了师,很少练字的。最近手痒,写了一些,进步太小。看来,在写字这件事上,偷懒是不行滴。所以翻出这则去年的拜师记,提醒自己别懒。

     

     2007-3-12 23:43:02      昨天上午,赶在吃午饭之前,到孙晓云老师面前,抖出两张毛边纸,这就算正式下拜了,可惜没有带腊肉。老师倒还记得我年轻时候,“圆圆脸,皮肤白白的”。
    &nb...
  • 2008-09-25

    斑比说,看你再贴什么。

    她是深谙我的脾性的------既想在这里做游戏,又懒得写字,只好放图。

    是啊,翻秋的图有的是,只是,老放,不免有点那个啦。

    那么----

    昨晚在家又一阵翻秋,这回居然翻到一盒儿子10年前吹长笛的卡带,又是小蒋,她在盒带上仔细写下标记,这么多年,我竟然没有看到,没有听过。

    这年头,要想听卡带,还颇费周章呢,所幸我家老音响先锋S-6有卡座。磁带质量不好,嗡嗡的,但是,长笛...
  • 2008-09-11